手机快三投注

绿色金融,为转型发展注入源头活水

图为:王立代表(右三)、陈华元代表(右二)、王玉玲代表(右一)接受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彭小萍访谈。(柯皓 摄)

  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长江保护和发展的关系进行深刻阐述——“推动长江经济带探索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关键是要处理好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关系。”“发展经济不能对资源和生态环境竭泽而渔,生态环境保护也不是舍弃经济发展而缘木求鱼。”“不能因为经济发展遇到一点困难,就开始动铺摊子上项目、以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增长的念头,甚至想方设法突破生态保护红线。”

  ……

  如何贯彻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结合湖北实际,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环保基础设施怎么建?钱从哪里来?金融服务如何创新?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在京邀请3位全国人大代表做客湖北日报全媒体访谈室进行了访谈。

  嘉宾

  王 立 全国人大代表、鄂州市委书记

  王玉玲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行长

  陈华元 全国人大代表、中建三局董事长

  转型升级,绿色产业呼唤绿色金融

  记者:刚才,我们听到的这首温婉悠扬的歌曲,名叫《家住长江边》。这首歌,由我们湖北人作词,湖北人演唱,描述了百姓拥有一江清水的幸福生活。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各位代表都生活在长江之畔,守护一江清水,我们有哪些举措?

  王立:鄂州境内长江岸线77.6公里,港口资源优良。对我们而言,“大保护”下的高质量发展,既要把保护和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来抓,又要紧紧围绕高质量发展要求,坚持把不加剧长江污染作为开发的底线思维。

  我们构建绿色发展格局,全域开展生态文明创建,成为全省城乡污水一体化处理试点城市。开展生态修复,在沿长江岸线10.85公里进行生态修复,栽树3万余株,种植草皮草籽1万多平方米,修复退化防护林2400亩。在生态环保上执行最严格的标准,倒逼企业污染防治设施提档升级,大力推进企业节能减排。

  鄂州最大的企业、宝武集团鄂钢公司按照“高于标准、优于城区、融入城市”定位,投入40多亿元建设与城市相融共生的“城市绿色示范钢厂”。针对中央环保督查“回头看”反馈的问题,葛店开发区将投入40亿元,彻底完成人口密集区医药化工企业的关改搬转工作,同步新建总面积1.46平方公里的大健康产业园。

  陈华元:长江经济带以21%的土地承载了全国30%的石化产业,集聚全国43%的废水,生态整治与修复方面有着广阔需求。中建三局作为食湖北粮、饮长江水的在鄂央企,积极参与长江大保护、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近年来,我们把长江经济带尤其是湖北作为投资的重点区域,大力培育发展绿色产业。积极发展装配式建筑,建筑面积超过500万平方米,有力减少城市污染对母亲河的冲击。大力参与水环境治理,投资建设的武汉大东湖深隧,是全国首条深层污水传输隧道,是武汉市“共抓长江大保护”的标杆项目,首次提出“百年免维护”的设计理念,采用“智慧深隧系统”,为国内外后续同类工程建设起到示范引领作用。投资建设的武汉市黄孝河、机场河水环境综合治理二期项目,建成运营后服务面积约130平方公里、人口450万,将有效解决城市老城区内河黑臭难题。

  这些项目,基本都是以我们企业为主来投资,一个项目就是几十亿元,而且要长期运营,资金压力可想而知。环保基础设施投建,需要一批有担当的企业站出来、冲上来。维持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解决绿色项目融资难问题是当务之急。

  绿色金融,为自然资源贴上“价格标签”

  记者:长江的绿色发展离不了金融支撑。金融的“金山银山”如何更好地支持绿水青山?

  王玉玲:两位代表谈到绿色产业,都涉及资金投入、成本维持的问题。去年,省委省政府出台湖北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十大战略性举措”,成立了绿色金融专_x005f_x0008_项举措指挥部,办公室设在我们银行,我是指挥长。我们积极发挥金融杠杆作用,将高污染企业拒之门外,让节能减排企业尝到甜头,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加油鼓劲,相继推出了创新绿色金融支持长江经济带发展实施意见、绿色信贷业绩考核实施细则、绿色信贷投入专_x005f_x0008_项统计制度,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绿色金融信贷增加明显。2018年末,我们的绿色信贷投入总额是3571亿元,比年初增加783亿元,增速达28%,比平均贷款增速高出12个百分点,而我们平均贷款增速在全国是排第5位的;湖北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十大战略性举措91项重大项目中,已有128个单体项目获得绿色信贷的授信,授信总额也达到4767亿元。绿色直接融资规模不断扩大。绿色债券发行超过94.3亿元,锐科激光、长飞光纤等5家绿色上市公司融资51.7亿元。绿色保险服务有效提升。2018年,有279家企业获得19.28亿元的环境污染责任险的风险保障。

  王立:我一直在思考,好山好水到底价值几何?我们探索实施生态价值工程,为自然资源打上“价格标签”,建立“生态账本”。按照“谁污染、谁补偿,谁保护、谁受益”原则,建立各区间责权一致的横向生态补偿机制,2017、2018连续两年,市财政、鄂城区、华容区共计向梁子湖区支付生态补偿资金1.4亿多元。

  2018年,梁子湖区以自然资源资产评估价值为贷款额度依据,从金融机构申请生态项目贷款10亿元,用于优化产业结构。市水务集团在国内首次以水库灌溉权作为融资标的物,获质押贷款2000万元。市金融办与武汉金融资产交易所联手,实现首笔林权收益权转让,成功融资150万元。

  陈华元:共抓大保护,需要企业的担当实干。我们投资建设的宜昌伍家岗长江大桥项目,为给中华鲟“让路”,多次修改设计方案,最终采用一跨过江的悬索桥。虽然增加了经费投入、技术难度,但为保护绿色生态,我们觉得很值。

  目前,长江流域环保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资金压力大。在此呼吁国家和地方政府积极引导各类市场主体共同参与长江大保护,实现政府、企业和社会等各方共赢。在《长江保护法》中规范环境保护投入机制,统筹各部门和社会的生态保护和污染治理资金,创立长江流域生态保护专_x005f_x0008_项基金制度;创新环境保护投融资机制,拓展长江流域生态保护资金来源,特别是支持水污染防治领域PPP项目落地;设置配套产业园,对相关企业实行集约化管理,探索环保产业的市场化与可持续性等。

  打通壁垒,共建共享长江流域金融服务

  记者:共抓大保护,要全国“一盘棋”。如何打通壁垒,共建共享长江流域的金融服务?

  陈华元:长江经济带各区域金融具有资源分布不均衡,金融发展水平、资金价格差异较大等特征,导致各区域金融发展一体化水平较低。同时,长江经济带发展对金融服务需求量大且多元,既需要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商业性金融等服务,也需要综合性、创新性的金融服务。当前,长江经济带区域内政策性银行难以覆盖这种需求,金融创新较少,金融服务模式和金融产品难以适应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经济一体化的需要。

  我建议,在湖北武汉设立长江流域政策性银行——长江绿色发展银行,为长江流域基础设施建设提供金融支持,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项目提供金融服务。尤其是污水处理、流域环境综合治理等众多绿色环保项目,应由政策性银行提供足额低息资金,满足项目建设及运营。同时,为长江流域产业集群建设升级提供金融助力。长江经济带产业转移将带动产业资本跨区域流动,并随之产生大量金融服务和跨区金融服务需求。

  除组建政策性银行,绿色金融还有很大探索空间。比如,组建跨区域的产业投资基金,设立专_x005f_x0008_门服务于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修复的投资基金,支持优质项目,以“资本+技术”为驱动,通过基金、信托、第三方支付等手段,实现生态价值的增长,包括进一步丰富绿色金融产品。在传统绿色金融业务包含的绿色信贷、绿色债券与绿色保险的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如开展绿色结构性存款、碳配额质押融资等衍生绿色金融业务。

  王玉玲:陈代表的建议很好。现在,每个省都有自己建立的区域性专_x005f_x0008_营民营和小微的金融运营商,要打破商业银行之间的区隔,形成整体的绿色金融体系。目前,长江保护性项目并不少,全部实施的话,整体上来说金融资源是有限的,供给一定是满足不了需求的。这种匹配关系,前提是要明确的。为了匹配得更好,做得更优,我们会积极向上争取、向外争取多途径开源,支持长江经济带的绿色发展。

  我国的绿色金融发展尚处于初期阶段,绿色金融体系建设需要进一步完善。我们将在创新绿色金融推动机制、推动绿色金融产品创新、拓宽绿色融资渠道、完善绿色金融服务和监管体系等方面下功夫,为绿色金融支持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彭小萍)

责任编辑:梁唯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