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快三投注

首起长江非法采砂涉黑命案在洪湖开庭

  争地盘发生械斗致人死亡

  首起长江非法采砂涉黑命案在洪湖开庭

  

  图为:庭审现场。(余骊 摄)

  非法采砂、抢占地盘、致人死亡、开设赌场、强迫交易……2月27日9时,法槌敲响,张新民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在洪湖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是首起长江流域非法采砂涉黑命案。

  2016年11月4日上午9时许,张新民等人看见杜某锋的“九江采196”船正在采砂,因双方素有积怨,便邀约9名团伙成员分乘两艘快艇驱赶“九江采196”。“九江采196”遭到快艇多次撞击后,双方发生械斗。其间,杜某锋被钢叉刺中左胸,后送至洪湖市燕窝镇卫生院,经救治无效死亡。“11·04”案犹如一颗“鱼雷”,在洪湖炸开了锅,张新民团伙成员如惊弓之鸟四处逃窜。荆州、洪湖警方合成作战,迅速成立专_x005f_x0008_班,广泛征集该团伙的涉案线索。短短数日,收到群众举报线索30余条,涉及欺压百姓、抢占土地、强迫交易等。民警对线索一一核实,走访60多位相关当事人、受害人,获取证言80余份,查实该团伙犯下6起重大涉黑涉恶案件,造成1人死亡、1人轻伤、多人轻微伤及他人数万元财产损失。

  专_x005f_x0008_班民警历时8个多月侦查追捕,14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张新民于2017年7月17日在深圳被抓获。公安机关查封扣押其一家酒店、多辆豪车、两处房产,合计资产1800余万元。

  经查,该涉黑涉恶团伙首要成员张新民、张红某、张清某,此3人为同胞兄弟,在当地被称为张老大、张老二、张老三。2005年,三兄弟成立燕窝调剂行,以聚众赌博、非法经营获取暴利。从2014年起,张新民团伙将罪恶之手伸向母亲河,在洪湖市长江燕窝汽渡码头至洪排闸码头的江面非法采砂,肆意破坏长江生态环境。为树地位,张新民团伙多次使用暴力、威胁等手段打击采砂竞争对手,私自在长江水域划分势力范围,并对该水域作业的采砂船舶按照采砂吨位收取保护费。

  公诉机关指控,以张新民为首的14名被告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聚众斗殴、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强迫交易等7项罪名。

  庭审现场,法庭围绕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进行了调查,控辩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多名被告人承认涉黑。该案庭审将为期两天。(彭小萍、彭栋)

张家兄弟的暴力敛财史

  野蛮生长史

  “杀人啦!”一声尖叫,回荡在长江水域洪湖燕窝镇段。

  那是2016年11月4日下午2时18分,长航武汉公安分局簰洲派出所接到报警:长江水域洪湖市燕窝镇段一艘船上发生1起伤害案件,死亡1人。

  人命关天!省市有关领导高度重视。为有效打击涉黑涉恶团伙犯罪,2017年3月,省公安厅将“11·04”案移送洪湖市公安局侦办。荆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黄庭松多次前往洪湖督办,下达“案件不破、专_x005f_x0008_班不撤、力度不减”军令状。

  专_x005f_x0008_班民警历时8个多月缜密侦查,终于摸到一条条“狐狸尾巴”——

  从高息放贷的讨债人,到开设赌场的土皇帝,从非法采砂的张老板,到身家千万的张老大,张新民的过往就是一部“野蛮生长史”,主要依赖暴力和黑金书写。

  村民“谈张色变”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您这不是存心害我吗?”

  专_x005f_x0008_班民警在洪湖燕窝等地核查线索时,当地村民“谈张色变”,取证工作举步维艰。负责取证的专_x005f_x0008_案组民警说,村民甚至连张新民的名字都不敢直接提,而以“张老大”来替代。

  “相信我们,张新民团伙已被我们一锅端。”民警反复上门做工作,用法律、用事实、用真情打消村民顾虑,越来越多的村民愿意开口——

  张新民、张红某、张清某三兄弟出生在燕窝镇一个普通家庭。父母早逝,三兄弟由大姐拉扯长大,没上多长时间学,就开始混迹社会。

  2004年5月,为出人头地,张新民邀约他人,将燕窝当地有名的“大哥”砍了10余刀,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15天。

  2014年小年夜9时许,洪湖市新滩镇人孙某和武汉人刘某以“皇帝公司”名义,相约到赌场作“老爷”(庄家),以掷色子押单双方式赌博,张红某携款参赌,输个精光。张新民得知后大发脾气,召集数人以“皇帝公司”作假为由,控制“皇帝公司”人员,持木板殴打武汉人刘某,当场抢走赌资9万余元。

  通过放贷和开赌场,张新民三兄弟积累了巨大财富。2012年,三兄弟花费近2000万元在燕窝修建一家酒店,并购买多辆豪车和一艘快艇。

  无所不用其极

  办案民警蔡巧介绍,虽然是亲兄弟,张氏三兄弟在性格和行为方式上有很大差别。老大性格跋扈,老二性格沉稳,老三头脑精明。但三兄弟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没有法律意识,奉行丛林法则,成功、赢了就行,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不给就打,打得我求饶,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燕窝镇某村村民严某,谈及2015年的事,仍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

  2015年,嘉鱼长江大桥开始施工后,张氏三兄弟认为,大桥北端燕窝镇的土地将会升值。

  同年10月,张红某找到燕窝镇某村村民严某,要求其转让大桥附近一块面积为26.4亩的土地承包使用权。该块土地承包期30年,是严某一家人的生活来源,严某拒绝了。张红某令人殴打严某后,严某只好妥协,提出以8万元价格转让土地。“最多5万!”张红某称。

  严某咽不下这口气,以命相搏。张红某等人再次对其殴打。严某被打得遍体鳞伤,连连求饶,只好以5万元的价格签订土地承包转让合同。

  为维系家庭生活,严某独自一人赴外地打小工,每年只有春节才回来。

  黑手伸向长江

  三兄弟聚敛财富,逐步坐大之后,通过经济手段管理团伙成员。张新民的酒店成了团伙成员吃喝玩乐的场所。张新民要求手下必须做到“三心”——忠心、狠心、顺心。

  自2014年起,见采砂能获暴利,张新民团伙将罪恶之手伸向长江,并自制钢叉、钢管等作案凶器,对该水域作业的采砂船舶按照采砂吨位收取保护费。

  一场场抢夺战,在长江流域接连发生——

  2015年8月16日,张新民等人得知彭某对其有意见,带领数人持钢管、钢叉等作案工具,分乘两辆车前往燕窝镇团结村码头将彭某打伤。

  2016年8月5日,张新民为争夺采砂权,邀约数人携带钢管、丝袜、罩衣等作案工具,租乘一辆面包车尾随吕某、李某虎,窜至燕窝镇边洲村长江江堤段,对两人停在江堤边的两辆轿车进行打砸……

  80份证言证词,近50万字的案宗……得知张家兄弟即将受到法律严惩,当地群众拍手称快。(彭小萍、徐石泉

责任编辑:姚盼